新闻详情
套狼洞 牛先民長篇連載

套狼洞 牛先民長篇連載《野山菊》第三章

       到要山叔家的的第二天,正吃著飯,窗戶外一聲清脆的:“婆婆”, 走進一個女娃,放下肩上的一捆山上砍來的柴火,望著我們一臉稀罕的樣子。大眼睛,雙眼皮兒,紅撲撲的臉蛋兒,模樣兒很像牆上她媽媽的照片,比我略高一點兒 。

     要山叔說:“秀秀,你看誰來了,叫嬸嬸,還有先民,他比你小兩歲,明兒一早帶他到後山玩玩 。秀秀說,我從舅舅家回來,遇見村長說“有一個在城裡當偽兵的親威告訴他,前天八路軍的一個小分隊在山下把鬼子的糧車炸了,鬼子今天可能要進山來搜。年輕的婦女要躲一躲 ”。要山叔怔了一會:“媽,把糧食進地窖,咱們到後山的套狼洞裡躲躲” 婆婆說:“這屋全走了也不行,我老骨頭了,鬼子不能把我咋樣。作民留給我帶,否則娃娃一哭就暴露了。驢兒要帶走,鬼子發現,准殺了做肉吃”。

    媽媽那捨得留下弟弟,但沒法。匆忙帶了些乾糧,葫蘆裝了水,要山叔把東西放在驢背上牽著,媽媽拽著我和秀秀從後院上山。天將黑,到了洞口。要山叔用砍刀將通向洞口的茅草荊棘砍掉,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從洞裡竄出來,嚇了一跳,是頭小獐子。要山叔又往洞裡連扔了幾個石子兒,沒動靜了,用火石點燃火把進去看了看,帶我們貓著腰進了洞。裡面挺寬敞,可以呆七、八個人。要山叔從洞外砍了些茅草鋪在地上,安頓好後,又到洞外去砍了許多枯草和樹枝壘起來堆在洞口說:“幾年前,這山裡狼經夜裡出來叼羊,山民們在這洞裡放卡子抓了好幾條狼 。 有了這堆草就不怕了,白天躲鬼子,晚上防狼來,把草一點著,它就嚇跑了。你們安心歇著吧。我抽袋煙” 。說罷用火石點著一支用草紙卷成的紙管兒插在他隨身帶的銅嘴兒煙斗上,打火石點燃,吧嗒吧嗒地吸了起來。濕濕陰陰的黑洞子裡飄起幾縷淡淡的煙味兒,緊張的心情似乎輕鬆暖和了點兒 。半夜刮起了風,堆草被吹得四散,身上發冷,遠處不時傳來狼群的“嗚一嗚一嗚”聲,毛骨悚然,媽媽將我摟得緊緊的悄悄耳邊說:“先民,不怕,媽摟著你呐。”一股暖氣順著耳朵傳偏全身,好想哭。

      要山叔摟著秀秀對我們說:“不怕,狼離咱們遠著咧,萬一來了,咱把草點著,它就跑了” 。這一夜過得那麼慢、那麼長,老打哈欠,卻睡不著,直到天亮。

        第二天,要山叔回去了一趟,回來說:“好玄,昨天咱們前腳走,鬼子後腳就進了村,搶走了一家有錢人的兩擔糧食和一頭驢,村長給打了,鬼子現在還在村子裡轉悠,估計下午會撤,鬼子怕黑夜。” 。秀秀把帶來的窩窩頭和鹹菜分給我們 ,捱到黃昏時下山。 天黑、無路、雜草、荊棘、砂石、陡坡,跌跌絆絆,有時是走,有時是爬,有時是從陡坡上往下出溜。走著走著,我的兩條腿怎麼也邁不開了。媽媽悄悄地問:“怎麼你路也不會走了?”我說:“腿不能彎了” 。媽媽蹲下來要背我,這才發現我的腿硬得像兩根鐵棍棍。

    “怎麼你的腿腫成這樣了?”  “不知道 ” 媽媽將我的褲檔解開一看,天哪,兩條褲腿裡灌了滿滿實實的兩筒砂子。原來為了保暖,媽媽將褲腿給我紮了起來,一路下山時,屁股老在山坡上往下滑,褲子後面磨出個大口子,砂子就從洞口鑽進了褲筒裡。媽媽連忙將我的褲腿鬆開, “唰-----”從褲桶裡漏下了兩堆砂子。 媽說:“你真傻,裝了這麼多砂子都不知道” 。要山叔說:“俺先民要把北山的砂子帶回家去蓋房子娶媳婦呢” 。秀秀說:“爸,甚時候呢,你還在開玩笑” 。要山叔說:“說說笑話消消苦。人就得學會苦中取樂,才能熬過來呀!”媽一邊給我紮褲腳,一邊說:“要山叔說的可是金玉良言,咱們要一輩子記住才能活下去” 。

     前面出現淡淡的燈光和隱隱的院坪,媽媽的步子邁得越來越快,三步並兩步跑進到屋裡。只見婆婆抱著弟弟在喂豆漿。媽媽抱起弟弟,一邊親一邊說:“啊呀,我的兒呀,媽媽以為你餓死了呢,兩天多沒餵奶了。”婆婆笑著說:“這娃娃好乖,我把豆漿和玉米麵熬成糊糊喂他,吃得可香呢。鬼子進村到咱家要糧食,這娃娃就哇哇大哭起來,我就湊著這哭聲裝聾作啞。村長對鬼子說,這家男人是教書的沒回來,婆姨剛去世不久,老媽媽是聾子。兩個鬼子到後院裡搜查,以為那些用落葉蒙著的箱子裡藏著什麼好東西,要用刺刀挑開。我怕蜜蜂受了驚嚇惹禍,連喊使不得!使不得!鬼子小隊長以為裡面藏了八路軍,嘭嘭嘭,連開了幾槍。這下了不得,蜂兒們嗡地四散飛了出來,盡往鬼子的臉上頭上叮,蜇得鬼子一個個嗷嗷叫,領隊的帶頭往院外逃。嘴裡喊著‘八嘎呀路,開路開路的!’,全跑了。婆婆一邊給我擦洗被砂石磨破皮的兩條腿,敷藥,一邊得意地講述著這兩天的遭遇,大夥兒苦中偷著樂。秀秀笑彎了腰。

      要山叔說:娘,你的一聲“使不得”好厲害,了不得!命令千萬支蜂兒大軍齊出動,打退了鬼子兵。

      媽媽說:“大娘,你當了一回蜜蜂抗日總司令,統領上萬大軍,真偉大”。秀秀笑著摟住老人說:“婆婆,你平時總是叨叨自己不行啦,老啦,這會當了總司令啦!我們一家人,還有全村的人都沾了你的光咧!以後再別說洩氣話了”。婆婆從沒見過這麼開心過,有說有笑地照護大家洗涮吃喝著。

    一個多月過的好快。要山叔從城裡回來說,我們家的鬼子走了,娟子媽幫我們把大門換了鎖。天氣漸冷,冬衣在家裡,媽媽急著回家。我捨不得離開,平靜,好玩,有人氣。告別婆婆秀秀,要山叔送我們下山。走了一程,後頭一聲清脆:“等一等,等一等”。是秀秀,飛也似地跑下來,喘著粗氣,臉兒紅通通的,拿著一個小袋袋,往我的口袋裡一塞,說:“酒棗兒,別貪吃,飯後吃,吃醉了可不關俺的事。”說罷,咯咯地笑著,調轉頭,又風一般地往回跑,掩去山腰綠叢中。


作者簡介:牛先民,經歷崎嶇。日冠侵華淪陷讀不成書,後來寫了三本書,三本教材,獲全國自學成才者稱號,教授;連年戰亂,上不了學,但辦了一所正規大學,評為全國優秀教育工作者;從小貧病體弱,五臟不全,八十歲後的思維和體征指標似青壯年。《野山菊》記錄了他蹉跎歲月的故事。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